参加了去年的 Puppet Camp Sydney 2013 有所斩获,所以我这乡下人这次又特地请假进城去 Puppet Camp Sydney 2014 顺便体验一下苦逼的公交上班族生活。

火车票从已经从去年的高峰时段当日来回票 A$8.8 涨到了 A$9.2 看了一下一年火车票钱就要1400刀,不跳槽的话工资涨幅完全跟不上物价。去 CBD 工作的话,薪水至少要提升30%才有的赚,否则损失的时间和自由,扣除上涨的通勤成本,得不偿失。

今年 Puppet Camp Sydney 的排场不够大,感觉不如去年好。

进入正题

  1. Puppet Keynote - Nigel Kersten, Puppet Labs CTO (此人是澳洲人,目前在 Portland 工作)
  • Puppet Enterprise 的一些改进,提到关于添加和改进了 Windows 支持时大家都笑了 。然后 Nigel 提到原本这视窗支持只是准备给跑 95% Linux / Unix + 5% 视窗这样的场景准备的,没想到用的不少,所以发展也很快,现在有5个全职的工程师在做这方面的工作,而且微软做了一些贡献,囧

  • 微软也做了一个系统配置管理服务器,据 Nigel 说是开源 Puppet 和 JSON 的孩子,呵呵。微软用它来加强自己的 System Management Server 产品线,也是造福 Hyper-V 和 Azure 云计算业务。

  1. A Build Engineering Team’s journey of Infrastructure as Code - Peter Leschev, Atlassian
  • Atlassian 的 Build Engineering 团队是 Vagrant (这个不用说了吧?)和 Veewee (创建与生产环境相近的虚拟机模板)的重度用户。下一步准备开始用 PackerDocker 不过虽然 Docker 非常火爆发展势头迅猛,但怎么用好是个问题,因为 LXC 并不适用于所有的场景。
  1. Data-driven alerting with Flapjack, Puppet, and Hiera - Lindsay Holmwood, Bulletproof
  • Flapjack - Monitoring notification routing + event processing system

  • Monitoring System for Human Beings - 项目创建者多次提到这个出发点,有兴趣的可以试试看

  • 有个用于快速演示用途的 vagrant box -> vagrant-flapjack

  1. NAB’s 1-Click Datacentre on AWS with Puppet configuration - Rene Medellin, NAB
  • NAB 是澳洲四大银行之一,内容比较出乎意料。通常大型金融机构都比较保守,不喜欢用开源项目。

  • NAB 正在做的事情是在把服务往 AWS 上迁移,以实现快速启用新的服务,降低成本,提高可用性。

  • NAB 还在做很多 DevOps 实践,比如在内部试用 Vagrant + Veewee 让人另眼相看。

  • 以前在O记时,听 A-Team 的人讲过一个关于 UBank 的笑话,多用户同时登录时会出现窜 session (看到别人的帐户信息)的低级 bug 调查结果让人瞠目结舌,那是外包的印度团队干的好事。但那时其就比较鄙视之。顺便说一句,这 UBank 是用 Oracle ADF / WebCenter Portal 框架开发的,那个慢啊 -_-z

  1. Snowflakes, Black Boxes, and SCIENCE! - Aaron Hicks, Landcare Research NZ ltd
  • 来自新西兰的一个非盈利性组织用 Puppet + Git 来管理最终用户的 Windows / Linux / OS X 操作系统配置,统一其运行状态。
  1. Puppet Enterprise in AWS - Evolving design patterns - James Dymond and John Painter - Sourced Group
  • 此时有点犯困了,没咖啡因的后果。这两个哥们儿嘴像机关枪狂扫。内容对我来说没有太大的价值。

  • 据我所知 AWS OpsWorks 用的是 Chef 我个人也倾向于用 Chef + Ansible 的组合,所以没怎么听,下面那个 Atlassian 关于 Continuous Delivery 的 session 没听直接撤了避下班高峰。

这次华人还是非常少,目测不超过5个,真是屈指可数。上次那位 Atlassian 的运维朋友因为要部署新的应用,没发来,可惜。还好有一位在附近上班的推友来了,面交了一下,还是很乐于见到这类交流的。

最后贴调皮的系统管理员两枚,穿 GitHub 的是 puppet-lint 的作者,我猜旁边那位也是 GitHub 的,在 Twitter 上 follow 的,但是不确定。因为休息时间很短的缘故,没有机会和大牛们交谈。

naughty sysadmins

明年可能不去了,一是因为去一趟 CBD 必须请假通勤太折腾;二是基本只用 Vagrant + puppet apply(也有人称之为 Masterless 木偶)于我而言价值不大;最后工作重心从系统管理/运维向更底层移动了,所以无暇顾及这些看起来高大上的 DevOps 技术了,用好已经会的那几个已经足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