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月17日周五,是我在 Oracle Australia 的最后一个工作日。算上 BEA 澳洲(但不包含中国)的时间,差不多干了5年8个月。

时间线

  • 2006年8月,通过三轮电话面试(事后知道是直属上司和两个美国的同事)进入 BEA 系统香港有限公司上海代表处。

  • 2007下半年,通过直属上司的拿到了一个内部 transfer 到澳洲悉尼分舵的机会(包括一个价值不菲的 relocation 福利包)。是年末,公司改名为 BEA (毕益辉)中国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在拿到澳洲工作签证之后几天正式宣布被 Oracle 收购,当时 BEA 面临增长停滞等诸多问题,被收购实际上也是迟早的事,那 Carl Icahn 只是催化剂。

  • 2008年2月到 BEA Systems Australia Pty Ltd 悉尼报道,和 TAOTAO 开始新的生活,一切从头开始。

  • 2008年6月拿到 Oracle 的 offer 接受了,重新办了一次 457 工作签证,卖身给了O记。

  • 2010年11月,因组织架构重组06年8月至今的直属上司被换了,心情比较复杂。在此之前他不经意的一个小举动又帮了我大忙,得以顺利拿到公司的雇主担保名额,全家永居搞定,费用全部由公司买单(作为条件,又多卖身了几年)。

  • 2011年1月5日,移民部批准了 ENS 856 签证。

  • 2013年12月上旬拿到了一个不错的 offer 中旬递交辞呈。

  • 2014年1月17日离职。

不得不提一下2006年8月-2010年11月期间的直属上司,内部 transfer 和雇主担保永居这两件事对他来说是举手之劳,但却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两者都可以算是迄今为止最美好的是事情之一。对于他的帮助,一直铭记于心。在选择你的下一份工作时,注意要挑一个好老板,其他的都是次要的。

简单盘点一下在 Oracle 期间的一些收获:

  • 被给予了足够的自由(和资源),因此有大量时间研究和实践 Linux / 虚拟化(主要是 Xen, KVMLXC ) / DevOps 感觉相比刚来澳洲时 level up 了好几级。

  • 养成了知识管理(主要用 Confluence / Google Drive / gollum 做笔记)的好习惯,温故而知新。自己和他人都受益,同时还提升 reputation (Personal Branding) 逼格,一举多得。

  • 习得 Oracle Database 的基本管理技能。

  • 接触了 Exadata 和 ExaLogic 开阔了眼界。

  • 认识了很多牛人(对 Sun 搞 Solaris 和存储的那帮人最为敬佩),这对未来解决问题,职业生涯的发展都会有很大帮助。用好 LinkedIn 保持联络。

  • Work / Life balance 在家办公的好处,使得我在这几年完成了很多做全职不太可能完成的任务。

  • Last but not least 通过公司,没自己掏腰包就帮全家拿到了雇主担保类永居签证。

在 Exit Survey 上提了几条诚恳的建议。虽然知道基本不会有人看,或者说看的人没有决策权,意义真不大。

办完离职手续,陪伴了我三年的 Latitude E6410 笔记本上编译 Linux 3.12.8 内核的任务也完成了(最后一次虐它),安装,更新 GRUB2 配置后重启,确认其正常工作后关机交还给接收的人,走人(之前已经做过安全擦除了)。

于我而言,一个阶段结束了,职业生涯重启 uptime 归零,进入了一个新的内核(阶段)。再见了 Oracle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