悉悉尼尼今天三岁了;-)

说来惭愧,这还是自己第一次陪她们过生日。希望她们今后每一个生日,一家人都能在一起过。

不敢说这个时候把她们带过来一定是对的,我只知道倘若继续把她们留在那个道德沦丧无底限,病入膏肓的社会,那是大错特错。

一咬牙,说带就带了过来。过程要比预想的顺利许多,当然可能是自己实现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哈哈。事实上,相对于去年11月到今年2月在悉尼期间,悉悉尼尼在各方面都已经成长了太多,高兴;-)

能看着她们在一个正常的,相对公平公正和自由的社会里健康快乐地成长,喝干净的水,吃安全的食物,呼吸干净的空气(据说是仅次于加拿大),全家人都很高兴。过去数年内背井离乡的各种付出也算没白费,自己有了些许小小的成就感;-)

虽然我和 TAOTAO 接下去会比较累,在未来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可自由支配的时间会少到可怜,但责任无法逃避,双方父母已经帮我们承担了太多,是时候肩负起家庭的重任了。

或许,若干年后悉悉尼尼知道这些,或者通过某种途径看到这一篇,相信她们能理解,也会心存感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