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澳大利亚度过了三个圣诞节。第一个是自己一个人过的,那时候TAOTAO和两个月大的悉悉尼尼在上海。第二个都忘了具体是怎么过的,只记得好像『被』加班了。这是第三个,家里人口众多,史无前例的热闹,一个真正的又『热』又『闹』的圣诞。

时至年末,思绪有些许混乱,流水帐般记录一下几件事:

6月份尼尼突发ITP『特发性血小板减少性紫癜』,多发于儿童,发病率百万分之50-100。当时确诊时情况已经是比较危急了,血小板数低于8000,根据维基百科的记述,低于10000就是Medical Emergency了,任何普通程度的头部撞击都可能造成蛛网膜下腔或脑内出血,也就是最可怕的并发症。我父亲连夜直奔上海市儿童医院,尼尼在ICU躺了好几天,不知道吃了多少苦头才转危为安。期间得到好友的帮助,铭记于心。人生中得这样一知己好友,足矣。此外,想到这种时候做父母的身不由己不能在孩子身边,心中难以名状的痛苦。

下半年自从当了二房东之后就非常不走运,诸事不顺。遇两任极品房客,均来自自同一个地方,也难怪我和TAOTAO从此就对该地人有偏见,其实本来就没什么好感,南北差异。一怒之下决定自己买房之前不再把房子分租出去了。

接下去某重大事件计划上的失误,导致一系列突如其来意料之外的麻烦。作为一个必要条件,悉悉尼尼不得不被提前带到孕育她们的城市-澳大利亚悉尼。11月24号悉悉尼尼到达悉尼,一路上之艰辛自然不用提,老妈和岳母都辛苦。据说由于悉悉一直不停哭,被坐在前面的洋大人投诉多次,囧。国航的空姐为了哄她们开心还送了只玩具老虎,不过老大竟然打了某空姐-_-

最后一个月又发生了不少事,悉悉尼尼的到来自然带来了团聚的欢乐,但也少不了无尽的烦恼。双胞胎绝对不是1+1=2那么简单,不亲身经历是绝对无法理解的。若上天再给我一个机会,我会选择让悉悉尼尼分两次来-_-

天下无不散之宴席,由于公司部门组织架构上的变化,06年8月至今的直属上司换人了,心情复杂。我和他也真算是有缘,进BEA是他远程电话面试的,拿到公司在澳洲的工作机会也得益于其支持,不久前某大事件上又帮了我一把,内牛满面。4年间共事建立起来的信任关系及交情,觉得他更像是个朋友而不是上下级关系。所幸的是,我们还在同一幢大楼同一个楼面上班。

还有很多事情都用140字以内微博的形式记录在Twitter上了,也不一一回顾转载了。

在这一年的最后一天,借非常给力的『网易新闻2010年终策划:选择』里的一段话来结束2010年。

过去,我们在物质和精神上都没有选择,一座城镇,一份工作,一直到老。现在,我们有了一些选择的自由,但选择依然很难,不仅需要个人的勇气,更需要一个伟大的时代让它变得容易。谨以此,献给每个勇敢面对选择的人!

2010年,面对选择,我做出了重要的决定,也为此付出了代价。若干年后回首,或许会觉得这一切付出都值得,或许也未必,让时间来给出答案吧。

最后,不能忘记感谢TAOTAO一如既往的理解和支持,让我撑过2010下半年。

Goodbye my 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