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的一周很漫长,天天培训,而且发生了太多事情,感觉有些喘不过气来。甚至提不起兴趣来写点什么…

对于不感兴趣的东西,实在没什么激情去学习。但是为了糊口也不得不时常去做一些不喜欢的事情,毕竟只是个打工的,无奈。自己一气之下其实也干了点什么,但是仔细考虑了一下也并不会有太大的改变,先静观其变吧。要是买彩票哪天也能中个一两百万,或许就不用再给别人打工了;-)

先是比较吃惊地接到某个比我高N个级别的同事的电话,原来他早有了澳洲的PR,现在想通过某种途径来澳洲发展,想向我了解一下基本情况。这世界真是平的,而且太小了。

TAOTAO的外婆很突然就走了,没有任何预兆。应该是忘记吃高血压的药,就中风了。送去医院了,结果第二天就不行了。生命就是这么脆弱,我还能清晰记得最后一次见她时的情形。转眼间,人已经走了。她们这一代都不容易,经历了战乱,改朝换代,数次人为的大灾难,到了过好日子的时候一个个都走了;-(

86岁,以这样的方式结束,不能说是个最坏的结局。就是家人觉得她这么走了有些可惜,别的不多说了,希望外婆她一路走好。

TAOTAO谈了很多,每一次失去,我们都会成长,会重新思考人生的意义。等到需要选择的时候,我想我们都更加清楚应该怎么做了。

周日晚上抽空和SHLUG来短登澳洲的一位童鞋约了见面小谈,没想到他把传说中的大牛Herbert Xu也召唤过来了,Herbert正好在悉尼短暂停留。Herbet大侠供职于Red Hat,对开源社区,更确切的说是Linux内核做出了不小的贡献。向他致敬!

这次短暂的会面气氛很好,也算是让一直情绪低落的我暂时忘却了不愉快。希望接下去的一切都回归平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