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6月,那月我们高考。天气炎热异常,汗流浃背,头昏眼花,影响了不少人的发挥.

屈指一算,到现在已经整整9年了。那年,她没有和绝大多数人一样参加高考,而是来到了澳大利亚继续学习。这在当时的我们看来,确实算是比较前卫的。就我当时的认识看来,会这么干的人无非两种,一种是本来就考不上,干脆出国镀金;另一种则是家庭条件优越,父母眼光也较长远。现在看来,应该是后者了;-)

在阴雨绵绵的周日中午,相约在Eastwood的上海天同小吃相聚。距离我们四个上一次相聚吃饭,也快有一年了。大家都有太多事情要忙…

8年半了,她拿了citizenship,在这里也有了自己的房子,和男友,更确切的说是未来的老公一同回国发展,短期内是不会再回这里了。席间,我们谈了很多,包括对于未来的打算,也上升到过社会,国家和民族。我也充当了一回狗仔队,update了一下诸多高中同学们的近况。因为她在外实在太久,和绝大多数同学失去了联系。基本上,能结婚的都结婚了,该有孩子的也都有了。距离高中毕业已经整整9年了,我们的角色都发生了变化,那懵懂的高中时代已经如流水般一去不复返了。

她说,亲手卖掉那些跟了她这么些年的家当,那滋味挺不好受。我能想象,笑着说可能不久的将来,我也会面临对同样的问题,砸锅卖铁后奔向新的目的地。

对于一个MM来说,找到自己的归宿是值得祝贺的。明年她要结婚了,在此大大祝福一下;-)

记得周中吃饭的时候和boss谈起过未来的打算,我说出来后他果然被到了,诧异并无法理解。大概是东西方文化差异,还有背景的大不同导致的吧。也是,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两个对立的体制下教育出来的人怎么可能一样呢?不过他说的一句话我很赞同,也深有同感:做计划可以,但别太较真了,这世界瞬息万变,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随机应变吧,那就…

人生,能有多少个8年能折腾呢?况且谁知道8年后的世界会变成什么样?

属于我自己的未来和归宿在哪里?未来三年我都会在在寻找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