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个大年三十了。去年春节前风尘仆仆准备赶赴悉尼,没有能在家里过上新年。这么算来,我已经连续两年没能在家过年了。有些无奈,有些内疚。

其实我是有想过回家的,甚至想过在家办公两三周。但是某些变化之大出乎我的意料,况且目前深陷经济危机的大环境下,人人自危,还是低调点好。能有个饭碗,我真的谢天谢地了。留着年假,等到有我的backup之后再说吧。

1月24日,车上显示悉尼午间最高气温达到39度,估计某些地带超过40度。该死的Apartment里没有空调,确实热得够呛,买了个风扇能勉强度日。没想到傍晚就降到24度,这鸟天气!为了方便游泳,同时适应这温度,也赶在过年前把头发剪了,这次终于找到一个比较像样的地方,剪了个能走出门的发型。

25日晚,照例是两个姐家请吃年夜饭,往常都是我们一大家子去。今年,添了俩新成员,但唯独缺了我这个超级奶爸。席间,我打了个电话向大家拜年,还是那些熟悉的声音,除了问候,更多的是种鼓励和精神上的支持。说让我安心工作,赚奶粉钱,打好根基以后好让几位贤侄也能到日益腐朽堕落的资本主义国家看看。说完之后,老婆貌似忘记把电话挂断,就这样,我听了有足足15分钟闲话。本来会让我觉得无聊,现在听来是如此真实,仿佛我已经身临其境。高科技把我们联系起来,可以面对面,这个世界在我们面前都是平坦的,但是物理上8000多公里的隔阂是无法消除的,这感觉sucks。

今天轮到俺家了。晚上和老婆Skype视频,看到了很久未见两个小家伙一起的场景,实在是太可爱太好玩了。从Macbook的屏幕上看到,老婆哭了,她说她恨我。我完全理解她的感受,离开我和孩子们,哪个都痛苦的,对她确实不公平。我又何尝不恨自己呢?我恨我自己做出的决定。我也经常问自己,我他妈的在这里干嘛,为了什么?我为这一切的付出值得么?我现在无法回答这个问题,或许2012年的我会得到答案。

追求自由和梦想的路上,痛并快乐着…

牛年了,大家新年快乐!不知道写什么祝福的话,我想大家肯定不想听恭喜发财的话,因为牛市变熊市,全球经济危机了。实在一点,身体健康,一家人快乐地在一起。比什么都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