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在海外过圣诞。好多原本计划好的事情不得不因为变化而重新计划,貌似这就是生活。

经济危机了,能有份工作是幸福的,让我决定找时间重新读一下《你在为谁工作》,非常好的一本书,让我明白了其实我们都是在为自己而工作,有了这种想法,还有什么理由怨天尤人呢?

我现在成了名副其实的”奶妈”,赶在Xmas到来之前寄出Karicare Gold 16罐,总价值不超过352$,国际快递费用240$。算了一下,平均成本是37$一罐,貌似还可以接受。和国内别人通过非正规渠道过来的价格基本差不多了,只是TAOTAO不信任别人,即使麻烦也宁可自己来做。有理,这年头除了家人谁都不靠谱,还是自己动手吧。

Xmas那天受Michael的邀请去共进午餐。他是我同事兼好友的房东,一个70多岁的独居kiwi,因为我看到过他随意摆放的新西兰护照。他曾有过一位美国籍的夫人,之后发生了什么,以及他们有无子女我都一无所知。那是别人的隐私,就不好奇了。俗话说”Curiosity killed the cat.”,反正在西方国家单身主义者很多,习以为常了。同性恋都能被接受且合法化,单身难道还有罪么?

说实在的这是我第一次在海外过圣诞,还是第一次参加西方人家里的正餐,所以不免有些紧张。去之前买了一瓶不错的红酒作为礼物。数周之后再次去他家做客的时候,被告知这是他刚刚去世的母亲最喜欢的红酒,我听了心里也真不是个滋味。虽然他说起来还带着调侃,但是我能看到他眼睛里的悲伤。

一起共进午餐的还有他的另外7位好友,包括一个来自香港和一个来自上海的老移民。谈笑中了解到了不少东西,正是应了那句老话:三人行必有吾师。他们还提到成龙父母亲早年在堪培拉做厨师洗碗的事情,貌似现在他母亲还在那里,但是他的父亲已经过世。成龙并不能说是个孝子,不知道他和其父母之间有什么问题。反正作为我是无法理解一个儿子抛下年迈的父母不管的!据说其父亲过世他才回过堪培拉一次。另外,他们都认为成龙是具有澳大利亚国籍的,至于真实性无从考证了。权当是野史来听,消遣了。**加上成龙之前的负面新闻,我始终无法忍受这样一个人作为华人演艺圈的大哥,还作为众人行为道德的表率。仅凭不孝这一条,他就不配。 **

事实上,这里的几个老外对中国的了解远比我想象中的要多得多。因为,他们的国家获取新闻的途径是完全畅通的。他们有属于自己的自由,每个人都可以站起来发出自己不同的声音,甚至有人可以在街上当面骂John Howard是个傻B,他还会笑着和你打招呼,囧。

这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简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当事人可能自此人间蒸发。N年后也许有人会发现其被关押在某某精神卫生中心。

不久前澳大利亚联邦政府开始在几大ISP测试过滤儿童色情相关内容的过滤软件,遭到了大多数普通民众的反对。并由数千人在政府办公楼前面集会,示威游行,举着巨大的招牌:Big Brudder is watching you!。最终,这个项目还是被无限期的延后了。这,就是民意的力量,纳税人很好的履行了他们公民的权利和义务。什么时候,我们也能有幸履行这种权利和义务呢?

注:Brudder == Brother 为何用brudder?

  1. 用来凸显澳大利亚是一个多民族聚居的移民国家,很多新老移民的英文都不够好,还有口音,尤其是东欧移民舌头转不过弯,就会读成brudder。

  2. 另外一点就是因为现任总理Kevin Rudd,一语双关;-)

同时我们也达成了以下的共识: 西人和在海外的中国人的区别:中国人爱面子,普遍开新车好车住烂房,N个人share一个房子都无所谓。而西人弄个车只要有四个轮子,能跑就行了,就算撞瘪了都懒得修。而房子当然要住着舒坦,绝对不能容忍和别人share,因为他们要隐私。

貌似,我也没能走出这个怪圈。所以我,要试图改变自己的思维模式和对生活的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