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眼间,已经到了11月最后一天,”伟大”的2008步入最后一个月,不知道说光荣还是艰难好?2009近在咫尺了。

Christmas气氛日益浓厚,但是在全球金融危机的大背景下,澳洲的夏天仍让人觉得丝丝寒意,绝大多数Aussie们的圣诞计划也随之缩水。

准备圣诞过后去扫货,据说是全年最便宜的时候。

11月8号回到悉尼之后一直有点恍惚,一个星期没能缓过来,生活方式和环境的巨大差异,或者说新添的两个小家伙确实增加了全家人的工作量,有点回不过神来。

一个人的日子确实有点无聊,好在ToDo List上永远有那么多高优先级的未完成项目可以让我一直保持忙碌。忙了,自然连无聊的机会都没有了。

IELTS和Skill Assessment已经在准备中,趁着追溯工作经历回忆往昔。不觉中毕业已有三年有半,自然不是一帆风顺,一路走来对社会和人生的认识经改变了很多。看清了很多事实和本质,不再对某些东西抱有幻想,留下的唯有只有自己的梦想以及圆梦的激情。暮然回首,我已不再是故我了。其实身边的朋友同学同事,谁又不是在自己的轨迹上继续不停变化着呢?

由于工作关系开始和一同事走得很近,当然是Guy,并且非Gay。匈牙利人,蒙古人的后裔,从历史意义上来说我们似乎还有剪不断理还乱的关联。虽然他也有澳大利亚国籍,但一直以匈牙利人自居。我们来自同样赤色背景的国家,成长于同样优越的社会主义体制之下,所以交流并没有太大的障碍,很快打成一片。

上周末去看了一下Woy Woy,看到了一堆傻乎乎的鹈鹕和传说中的鹈鹕岛,碧湖蓝天,一堆Aussie开着他们的V8,拖着船,到处溜达,真羡慕他们的生活。看到了2个脸盆那么大的鱼,不知道是什么鱼,也忘了拍照太可惜了,吃了刚捞起来的海鲜,价廉物美。之后去Unima beach,听说那里的海滩很美,房子也便宜。看了一下,相对于Sydney来说确实如此,但是交通是一个大问题,要知道这个国家是没人愿意花一个小时在上班路上的。

作Sales确实可以赚很多钱,可以轻易买个V8 6.1L Twin Turbo的SUV,可以花100k AU$/年的学费学飞行连眼睛都不眨一下,确实很有诱惑力的role。向Revenue line靠齐,看来是正确的选择。走着条路,就要练习忽悠,其次把英文说到己接近native程度才行啊。

周一去给Focus做service,狗屁iPhone 3g的GPS是被动模式的,需要人机交互,我开的又是手动挡,我就两只手,叫我怎么操作?看来还是需要一个全职的GPS,这300$是省不了的,要做到像熟悉上海的交通一样,至少需要2年的时间。我为过度自信付出了在City迷路并讨救兵的代价,太囧了。A friend in need is a friend in deed;-)

不过话又说回来,iPhone总体来说还是很不错的。用户体验,还有操作系统。Jailbreak之后的OS X mobile整一个BSD + APT包管理扩展,太强大了。2.2固件的内核竟然是Darwin Kernel Version 9.4.1,这样一来,俺所有的设备都是跑在*NIX上的了。

周三去当地鬼佬家里做客,见识了普通Aussie的生活方式,确实太洒脱了。复习了一下西方晚宴的基本礼仪,我又火星了一把,丢人啊。每个人背后都有一个故事,从这个来自新西兰的Aussie身上(其实应该称Kiwi),我可以看到很多闪光点,有很多东西可以学习,俗话说三人行必有吾师,太对了。另外竟然在餐桌上碰到一个来悉尼20年的老乡,真是意外的惊喜。

周六抽空看一下电影Australia,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烂。我就不剧透了,没有太出彩的地方。权当是去领略一下Northern Territory(北领地)广袤无垠的outback,还有土著文化吧。觉得这片子更像是一部旅游宣传片,惊讶的发现里面说粤语的厨子是元华。

转眼间,到今天两个女儿已经一个月零七天了。很想在她们身边陪着她们长大,记录成长点滴,帮她们的妈妈分担一些,目前我做不到…

我想,这是我为追梦所付出的代价,我不会后悔。不管以后她们能否理解…

上海之行的东西在我的笔记本上,有空再搬上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