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奕迅有一首十年,我来个半年。

不知不觉,在澳已经整整六个月了。这半年,发生了太多的事情:

  1. 奶奶在我出来一个月后去世,我连最后一面都没见上,甚至没法说上一句话。这算是我今生的一大遗憾了。

  2. 原来的公司被收购,事实上在我决定来澳洲之前就知道会有这样的结果,但是我还是赌了这一把。输了,意味着要卷铺盖回家或者在28天之内重新找到愿意Sponsor的雇主。我没有PR会比较困难。当时最担心的莫过于被lay off,生活在不确定性之中令人窒息。老婆安慰说好歹也能拿不错的severance package (AU $),万一被axe掉的话,拿着钱开车环游澳洲然后再回国,就当免费来旅游了一回,看来有时候就得乐观点。世界真奇妙,原来就是借Plumtree被收购的机会进入BEA,现在BEA又被Oracle收编,什么时候轮到Oracle呢,保守估计20年内是不可能了。因为这条鱼实在太大了;-)

  3. On shore重新又办了一次457签证,以为会遇到麻烦,因为老婆有孕不能再做X-ray了,没想到竟三天就帖到签了,因为电子版本的数据一年内有效。

  4. 拿到了新的offer,某些细节上新的甚至还不如原来的。谁让我们是被收购方呢?而且这种航母级公司人太多了根本没人在乎你,想走就走吧,想来的人还不是多了去了。很不爽的是,俺本来就比本地的人便宜了(几次和同事去酒吧喝酒,无意中得知一些内幕之后,我更是气不打一处来,看来有些事情还是不知道的好),他妈的本该有的加薪因为这该死的并购就不了了之了! 无论如何,对我来说这个offer意义还是很重大,至少我拿到了继续留在这里工作和生活了的通行证。老婆也劝我,毕竟我还年轻,要“卧薪尝胆,忍辱负重”,这个结果已经算是皆大欢喜了。确实。

  5. 生了一场不大不小的病,在外国又坐了一回救护车,住了三天医院,受尽各种”折磨”,挂了近20瓶盐水(TMD不要钱也不能这么给我灌水啊),其中滋味只有我自己知道。健康的身体永远是最宝贵的财富,不过躺在病床上再意识到是不是太晚了点?健康是靠一点一滴积累的,防患于未然才是王道。也了解到别人口中”免费看病”的澳洲医疗体系并不是不是那么完美,确切地说这个体系是造福”穷人”和普通人的。看病要排队,小毛小病轮到看的时候估计已经自然恢复了,靠。另外这次事件的费用,我用了数个月和MBF大战三百回合,无聊的时候利用他们练口音,最终得以告一段落了。你猜怎么着,这个鸟公司也让Bupa Australia给收购了,笑死人。

  6. 老婆怀孕了,而且竟然是twins,做梦也没想到,真的要感谢上天给我们的恩赐!看来要继续多做好事!助人乃快乐之本,很有道理。

  7. 从North Sydney搬到Wolli Creek再到Marsfield,找房看房搬家的过程真的很累,没有经历过是无法理解这种痛苦的。

  8. 搞定了驾照,也买了新车,不是我的dream car Golf GTI。那玩意儿光车价就大于我当时所有的存款了,贷款买车从没想过,不喜欢欠债的感觉。算不上豪华,但够运动够实用,我自认为算是款好车吧。即便这样级别的车(详细配置 加上选配的真皮 + 额外侧安全气帘 + 印花税 + 注册 + 全险,DSC也就是ESP是标配出乎我的意料)也花去了N月的收入,好在牌照注册不要钱(至少我那个黄底黑字的不要),也没有让人费解的养路费,那到底是养什么的?在提车当天刷完卡后,我许久没能缓过神来。一瞬间花了这么多自己赚来的钱啊!澳洲的车太贵了,这一点怎么不和美国干爹接轨!好在质量要比国产化的车好得多,总算算有点心理安慰吧(见识过长安福特的Focus运动版的”高”品质了)。终于,结束了陪我们家VIP去做检查还要等该死的公共交通的日子。不过悉尼坡太多了,开手动挡的车绝对是个技术活,还好我是左撇子!那上上下下的享受,很爽不过费油:-(

  9. 父母临时决定来悉尼,接我们家的VIP一起回国,那个星期把我搞的焦头烂额。虽然我不是很理解他们的做法,我们还是很感激。短短数日的相聚,再次体会到了久违亲情。请了老爸老妈吃了有生以来最贵的一顿饭,老妈吃完还直喊心疼,说吃了她一个多月的工资。静下来的时候,和老爸老妈谈到未来数年的计划,尽管有些意见不一,但是我想,今后有些事情如何抉择,我心中已经有了答案。因为,亲情永远是第一位的。美好的时光总是显得特别短暂。

让我感觉比较惭愧的是,在悉尼半年了也没有好好带老婆去到处游玩。计划等她再来的时候,一定要休大假带她去Melbourne,一路开车沿着大洋路开到Adelaide,同时也享受一下这一路上美丽滨海大道和海景,还要去徒手抓龙虾,鲍鱼,螃蟹,然后BBQ;-)

经历了大半年,工作和生活已经步入正轨,老婆也已经回去了。这是我考虑再三后做出的决定。当然并不是所有人都能理解这样做的原因。要得到一些东西,需要以失去一些东西为代价,或许这就是人生的守恒定律?但愿老婆用好DC和DV帮我好好记录这段时间。她开玩笑说以后再生一个,那时候就不用再分开了,很感动!T_T

Todo List上有太多的事情要去做,因此每天都很忙。不光是为了养家糊口,更要为一家人未来做打算。申请PR应该是第一步,接下去是两个人中的一个不得不拿citizenship,到时候可能要让老婆牺牲一下做外国人。澳洲政府为了留住人才,续绿卡变得非常困难,逼人入籍。以后再怎么走,说实话我自己也没有想好,没有明确的规划,随机应变吧。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父母是极力说服我赚点钱找个合适的机会回去发展。毕竟对他们来说,这是一个太过于陌生的国度。要他们老了以后放弃国内的一切到这里开始新的生活,对他们来说太难。

陆陆续续,有同事从悉尼relocated到上海,当然有他不得已的原因。另一方面,也有4位原来公司的同事来澳洲工作和生活了,国际交流不亦乐呼啊!。有offshore拿到绿卡辞了国内的工作过来的,也有拿了这边offer过来的。有的来了悉尼呆了没几天就被relocated到墨尔本,刚获悉有一个考察完大半个澳大利亚的哥们儿已经从墨尔本到悉尼准备安顿下来在此发展,希望他们也一切顺利。

一个人的时候额外想念在上海的老婆和家人。Skype视频是替代不了face to face的,希望时间加快脚步,11月上海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