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26日 和家人一起提前过年,上海飘大雪。

1月27日 大雪,路面大面积积雪。

1月28日 17年来罕见大雪。车上积雪达到6厘米以上,我花了15分钟刨掉了车前后窗和侧面的积雪。开车20分钟,虽然路上的积雪多数被融化或者压烂,但是开到某些地方的时候还是明显感觉到车有打滑有些不听使唤,然后ESP介入保持车的稳定。ESP一共介入六次。

强烈建议大家买车的时候一定要考虑车的安全性,路上看到不少车祸,都是没有ESP的车型。

1月29日 在上海上班的最后一个星期。

30 - 31日 最后一次去上海office。办完了手续,中午请上海这边的一些同事吃了一顿饭,也算是为自己饯行吧。下午整理了一下东西,打包,和大家告别。走出大上海时代广场走向停车场的时候,突然有一种莫名的失落感。

我意识到我马上就要和这座繁华的都市,熟悉的办公楼和周边环境,以及共事多时的同事说再见了。我安慰自己,这并不是结束,而是另一个开始。

2月1日 下午开始下大雪,我和老婆一起去中国邮政快递了四个箱子的东西。竟然有40多公斤重。国企的服务态度真不敢恭维,不过我也能或多或少理解各种原因,毕竟我也曾是所谓世界500强国企的一员。还算好,在他们下班之前全部完工,但愿这些箱子不要拖太久到达。加上之前在公司托运的箱子,一共5个EMS快件,一共花了不到AUD 1000。晚上继续开始狂下雪,我心里已经开始打鼓第二天晚上航班是否会无法起飞。

2月2日 早上9点多醒来,赖在床上很久没有起来。

望着天花板,心想不知道需要多久我才能再次回到这个地方,睡在这张熟悉的床上呢?心中甚至闪现了一丝退却的念头,但是我知道我必须沿着我自己选择的道路走下去,毕竟机会来之不易,这辈子可能没有第二次了。我也得去实现自己的梦想,至少趁着年轻拼一下吧。

起来往窗外一看,我靠!这么厚的积雪,甚至要比几天前的积雪更大。还收到不少老婆好友发过来告知机场大雪滞留很多旅客的信息,让我们打电话到 Qantas 确认,但是打过去没人知道。网站上查航班QF0130的信息,没有变化。中午在大雪中驱车到嘉定和岳父岳父以及其他一拨亲朋好友吃饭,也算是给我们饯行。饭后稍作休息,直接驱车前往浦东国际机场。一路上还算比较通畅,天助我也。

扛着大包小包到了机场,只能等了,没有任何消息。用手机上网查航班,说没有变化。不过实际情况却晚了1个多小时,不过这个结果对我来说已经很好了。至少飞了!进入安检前,双方父母都陪着我们一路往前蠕动,让我想起去年8月去美国的航班。一个学生出行,一家子送别的场面。最终,我们还是要和亲人和朋友道别了,在此我非常感谢 Cherry Xu 童鞋来送别,我们都非常感动。

我妈还是没能忍住落泪,不知为何,我的眼泪也在眼眶中打转,这种场景在电视电影中司空见惯,我常常不以为然,没想到真的轮到自己头上还是拗不过。甚至TAOTAO的老爸,也就是我的岳父大人,都有点控制不住了,唉。多情自古伤离别啊…

不过我忍住了,我知道这对我来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决定,也会决定我们未来的命运。我会努力,争取早日把父母都接过来!

I have to go, but I will be back one day. Goodbye my parents, parents in law and other family members, my buddies, my colleagues, no matter if we have met face to face or not, I will be missing you. Let’s keep in touch.

2月3日 Airbus 333没有比Boeing 747舒服多少。11小时的飞行感觉非常难受,不过15个小时我都能扛,这点已经不算什么了。只是可怜了老婆,没坐过这么久的飞机。雪梨当地时间下午2点多到达悉尼机场,第一感觉是和Dallas Fort Worth机场很像,没法和咱大上海的浦东国际机场相比。一到机场就和agent联系Serviced Apartment的事儿,竟然被人放鸽子了。临时把我安排到Harbor View Hotel,我看名字听着不错也就算了,反正也是先临时住一晚而已,能看到Habor岂不美哉?

带着南美口音的女人说第二天再来接我去公司安排的Serviced Apartment。当时悉尼下着大雨,我们也没有伞,还好走到Taxi通道都是防雨的,比较人性化。打的直接前往Hotel,大概20公里路。到了酒店一看,靠,Harbor View Hotel?怎么看着像黑店?和德州那个Extended Stay Delux如出一辙!但是不管怎么样我暂时有休息的地方了,到了底楼的bar吃了点东西就上楼睡觉了。另外,果然不出我所料的是,我的房间看不到Harbor,只有到外面走廊才可以看到。而且天气很差,拍了段DV。

To be 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