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也就是2005年,我过得有够惨的。没想到毕业后的第一个生日是我有生以来最惨的一个。在公司工作到23:40分回家,到家23:59,突然手机说“侬有短消息了丫”,一看,某人祝我生日快乐,还连着收到3个,此时此刻我虽然有份感激,更多的只是郁闷而已。

时至年关,的确应该仔细考虑一下自己的career了。总有不适合自己的,也有适合自己的。我想我应该会选择后者。

17,18日还要考某个无聊的试,感觉就是去当炮灰的,那个地方更不适合我。

What I want now is enough personal time to handle personal affairs.

I wish all my friends have a good time during Christmas days.